会好起来的

2022.11.20 00:43

一年的时间大概足够让父母平复下心情去面对一些东西,也许是「孕妇效应」作祟,自从开始了解 ADHD 和 ASD 的信息,似乎也就更多在生活中遇见了有类似遭遇的人和事。

如今我和你妈的心态算是很 ok,经过一年的时间,再次评测你 ASD 的评分有所改善,擦边过线滑入及格线,ADHD 则似乎依然有待加强,一切符合我们的预期,应该是好的,唯一的遗憾是这一切都无法准确量化,我们无从知晓是因为带养方式在起作用,亦或单纯只是因为你长大了,发育水平自然在提升,说不清就只得姑且不去多想,继续坚持,总归不会是坏事,唯一的副作用不过是被旁人嘀咕几句「好好的孩子非要说有病,作孽浪费钱」,这种事与不理解(甚至不打算理解)的人终究是无法说的清,只能尽量做好自己这份。

有时候还是庆幸,毕竟在这一年里见过了太多,在医院走廊会看到许多刻板行为更严重的孩子,以及更多满面愁容的家长,也曾见过与人提起相关话题就泪流满面的母亲,有些时候,确实比较会带来「幸福感」,这么说似乎太轻浮,但确实如此,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只不过恰巧在这一卦我们是不那么受伤的一方。

印象最深的还是有一次在儿童乐园,当时跟你一起玩耍的有一个看着略大一些的孩子,然后脾气似乎也有一些暴躁,我陪你玩了一会儿,突然那孩子的外婆就来搭话,夸你很棒,对我说「你孩子跟你说话都看着你,真好」,当时我心里就有了些猜测,毕竟,普通家长谁会在意孩子跟自己说话时有没有看着自己和有没有眼神交流呢,这多半是去了医院答了量表之后才会在日常生活中注意到的细节,说实话,在那个外婆与我提起时我甚至都没有在意你之前是不是有看着我对话,于是轻声跟她提起是不是也去过脑科医院了,明显能觉察到她有一种遇到同路人的那种释然感,聊了挺长时间,最后在走的时候那外婆拉孩子来跟我说再见,跟孩子说要跟叔叔说什么呀,然后孩子怯怯看了我一眼,脱口而出的是「对不起」,我心里又是咯噔一下,大概这孩子被这样带去陌生人眼前问及「要说什么」时,多数都是在被要求道歉吧,似乎有一些应激了。其实就当时那几个小时的观察来看,我觉得那孩子状态也还是不错的,兴许是单亲加上都是老人带养,在方式方法上终究会有些不合时宜,这些日常的陪伴和引导,如果寄希望于老人还是有些为难了。

于是,还是再回到你身上,可以说大部份时间都是让我们非常欣慰和感怀的,甚至前几日在幼儿园说生日愿望居然是希望爸爸我的腿快点能把钉子取出来彻底康复,这是我不曾想到的,毕竟,平时在家中已经很少提到我的腿了,而且最近这几个月我应该恢复的还不错日常生活并没有什么妨碍,能被你如此惦念老父亲甚是安慰:-)

只是偶尔总还会有些上头时刻,被情绪淹没的你会不那么容易沟通,似乎你的脑瓜里也比别的孩子有更多为什么,很难用一些敷衍的答案打消你的疑问,甚至很难跟你「谈条件」,许多时候似乎没有太多可以「拿捏」你的办法,于是依然只能继续提升我们自己的耐力,亦或期待能带你去到更友好的环境里吧,要加油~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