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颗糖

前天下午没由来又跑去译言古登堡看了一眼,发现《乔的男孩们》这本几年没什么动静的书已经默默在豆瓣上架,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像一个死攥着一颗糖好久,还一直懒得剥糖纸发呆的笨蛋,回过神才发现别人已经把糖拿走剥开丢到嘴里去了,心情实在复杂,也还是只能怒己不争。

豆瓣上的乔的男孩们我已经入手,开头的帕姆菲尔德让我一度以为自己漏掉了什么,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那原来是梅园(Plumfield)的音译,再读下去......

关于翻译的一些事

在前几日,《Jo's Boys》的初译稿终于完成,于是接下来我所要做的便是重新来过,校对并尽我所能润色其中的词句,突然觉得时间还是有些紧,因为发现译言古腾堡计划似乎又换了个负责人(之前我私信申请负责该书却没有回音,sigh~),也许又要重新开工,然后还发现13年底的时候也有一个貌似网络作家的人也在豆瓣发帖说自己已经开始翻译并且准备自己联系出版社(此人似乎已经翻译并出版过另外一本儿童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