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孩子

结婚五年,生孩子这个事情终于要提上日程,以后回家跟父母聊天的时候感觉自己的腰杆也能稍微挺起一些了,毕竟这次是真的开始准备了。

跟几个朋友聊这个这念头的契机时,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我是在看《垫底辣妹》的时候冒出这个念头的,大家纷纷表示看小电影起生理反应可以理解,但是看这么一部三观奇正无比的电影居然也会诱发生殖冲动,实在匪夷所思。

我只记得在看到女主的母亲时就突然觉得,这样的妈妈好棒,真正付出自己全部的力气去爱护自己的子女,然后就突然也很想自己也能有机会这样去尝试一下,所以就起了念头。

有朋友说我这一定是自己有情感缺失,所以想借此补偿......

提问的思考

StudyJams的第二阶段终于有了动静,第一回合要参加的同学回答几个问题,第一眼看到这些问题时觉得有点儿蒙圈儿,倒不是问题如何如何困难,而是觉得这些似乎是一些基础的技能,平日里也会去做去用,但要总结似乎有些不知从何说起,其中有一个问题我觉得颇有意思

如何向一个千人的邮件群组发送一封技术求助邮件,需要注意哪些?

其实我也没玩过邮件群组,真说起来是不太清楚该注意些什么,但我大概揣测了一下主办方提问的出发点,觉得这个问题是个很有意义的问题,原因是学会如何提问往往也就学会了如何去思考解决问题的思路。

学会搜索——避免变成伸手党

有许多问题早已有无数人问过,更有无数种解决方案在网间流传,因此许多问题其实只需要通过搜索引擎+准确有效的关键词就能找到解决的方法。

尤其是在Stackoverf......

鸡汤

不知何时开始,鸡汤有毒的说法甚嚣尘上,就想起了那句至理名言——离开剂量谈毒性都是刷流氓。

如今的人反智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但凡是温和的东西一律觉得只是皮相,觉得那皮下不知暗藏了多少貌似无害的险恶,我觉得鸡汤最大的害处大约就是一股脑将许多结果和最终的道理摆到了所有人面前,而忽略了人们的理解能力是有差异的,就像我国的填鸭式教学,让人貌似知其然,却其实根本不知其所以然,然后抱着知其然的心态去做事,最后愈发糟糕了起来,这到底是鸡汤有毒,还是喝鸡汤的人体质欠佳,实在是很难评断。

关于这一点,想起了那个著名的思想实验——空地上的奶牛(The Cow in the field)

认知论领域的一个最重要的思想实验就是“空地上的奶牛”。它描述的是,一个农民担心自己的获奖的奶牛走丢了。这时送奶工到了农场,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