惶恐

有差不多两个月没写东西,最直接的原因必然是懒,其次则是每每想写点儿什么就会觉得自己矫情,都是些什么比比叨叨的东西就值得这样叽歪一番呢,反复几次也就没了心情。

大约是那年张小龙在那个广为流传的PPT里留下了“我说的都是错的”这么一句高深莫测的话的缘故,这些年总能看见不少人一边长篇大论,完了再加上这么一句好似竭语一般的免责条例。我以为如此这般太过着相,真觉得自己说的是错的那就闭嘴岂不更好,人在表达一些事情的时候大多是站在自己的立场去说的,如果说自己都不认可自己说的东西,实在是有些太过离谱了。

想的太多,说的也不少,然而做的实在乏善可陈。

这是悲哀,也是惶恐的源泉……

我为什么写博客

看了一眼最早的一篇日志是2010年的,如果算上QQ空间的那些大约可以追溯到2004年去了,还有被关掉的MSN spaces和曾经在百阅用手机敲下的那些东西,这大约算得上是一个还算坚持的比较久的事情了,尽管频率不很高,却终究留下了些痕迹。

从个人网站到博客,再到微博和如今的朋友圈……诉求应当是差不多的吧,记录和表达。

记得在小学的时候,语文老师总会给我们布置写周记,还总跟我们说要自己养成写日记的习惯blabla,那时候觉得这绝对是天底下顶难的东西,每每都是熬到周日晚上才打开作文本开始挤,真的是一个字一个字地挤。

再后来看到我哥写了满满好几本的日记,觉得厉害上天了,本着一切向偶像看齐的心态我在进了高中以后也试图写个日记啥的,结果可想而知,从日记变成了周记再到后来不出所料变成什么都不记。

不过想来......

关于孩子

结婚五年,生孩子这个事情终于要提上日程,以后回家跟父母聊天的时候感觉自己的腰杆也能稍微挺起一些了,毕竟这次是真的开始准备了。

跟几个朋友聊这个这念头的契机时,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我是在看《垫底辣妹》的时候冒出这个念头的,大家纷纷表示看小电影起生理反应可以理解,但是看这么一部三观奇正无比的电影居然也会诱发生殖冲动,实在匪夷所思。

我只记得在看到女主的母亲时就突然觉得,这样的妈妈好棒,真正付出自己全部的力气去爱护自己的子女,然后就突然也很想自己也能有机会这样去尝试一下,所以就起了念头。

有朋友说我这一定是自己有情感缺失,所以想借此补偿......